Gorjess

颯颯拉的狗

今天我就是個簓馬全肯定bot(詐屍)

填了全員


犬飼反思一下自己為什麼佔兩格

[偶像夢幻祭/催眠麥克風│露巽/簓左馬簓/琥珀斑/一空/亂寂亂/燐尼燐] 夢幻聯動!是男人就要會魔法



*与合奏坑朋友Kaku的梦!幻!(指不该存在的)联动


*HP paro,一半论坛体一半对话体


*不看前文不影响阅读


*搞笑沙雕本质,ooc有








能接受者,以下👇








前往占卜教室的走廊上,两道人影正拉拉扯扯。


「可恶,那群小鬼今天也好好的来上课了呢——咱可是一点都不想来的啊!那么乖干嘛?年轻人不就是要翘课去打柏青哥啥的吗!」


明明穿着老式的巫师袍,天城家的大哥愣是卷起了袖子,咬着(从丹希那抢来的)棒棒糖,气质活像路边小混混。


说的话也是十成十的老师失格。


「不行!校长说了,再缺席一次就要扣你薪水了!」想到这,丹希脸色发白,尽管这里学生餐厅全年免费供应,但燐音这个笨蛋绝对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被辞退,到时候他们就会流落街头,如果没钱的话……啊啊!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


「咱早就不想干了,干脆靠你养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给我好好工作啊——」


「怎么能拒绝这么努力拜托你的我呢?咱都要哭了。」说是这样说,但燐音连装都懒得装,依然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不行就是不行!」


这次绝对不会再被这个人呼拢过去!


丹希苦口婆心劝道:「燐音你想,我们先前遇到的,姑且可以被称作神的东西不是说了,能逃离这个世界的方法只有一个,你就这段时间乖乖——」「咱才不要!」燐音毫不犹豫地打断,「才刚打了几把游戏,想说『哎呀今天的赌运不错可以早点收工!』的时候被抓到异世界,这是什么超——烂的穿越方式啊!」


他才刚来三天,就上了三天的课欸!


好像真的很可怜……「可、可是我也很无辜啊!」丹希挣扎了一下,还是坚定了自己的立场。 「好好上完课就可以走了啦,我们可以去外面的酒吧?」


反正已经是大人了应该没关系?


见他在此地唯一的小伙伴意念坚决,天城燐音啧了一声,不甘愿地答应:「我去上课就是了,听好了,丹希欠咱好~大~一个人情喔!」


在对方的视线监督下,燐音乖乖地拖着脚步走进教室,「小鬼们,今天跟咱一起看烟火——就是火焰占卜,你们可别去跟校长告状啥的阿!」


呜哇你就是想炸掉这里吧?啊啊我为什么要来当你的助教? ?


应该说,这什么该死的设定? ?


看到学生投来求助的表情,丹希吞下抱怨,战战兢兢开口:「燐、呃、天城教授,赶快开始讲解吧。」


「唉,好麻烦……先来看示范啊。总之先放火烧腊烛,这边注意啊,等烧到大概这个刻度,」燐音用手比了个大概,「就可以观察火焰……喔喔!」


「??燐音你——天城教授观察到什么了吗??」


感觉还挺有模有样的嘛!


「没有,丹希你真心急啊,占卜跟赌博一样,都要等待时机的。」


……不,收回前言。丹希沉默了两秒,终于忍不住怒吼:「不要在课堂公然说出你是没用的赌徒这点啊!」


「好啦好啦……喔喔!」第二次的惊呼。 「各位同学看看火焰外围燃烧的样子,看来咱今天可能会有一些意外……」


「砰砰砰砰砰——」


? ? ? ? ?


「什么声音!?燐音你终于忍不住炸了嘛!」


「嘛、就说了咱占卜很准的!」


该死的天城燐音,连爆炸了都不疾不徐的,该说不愧是他吗?


而就在教室内掀起一片慌乱之时,视线死角处,有一个人头冒了出来:


「嗯姆嗯姆!偷窥偷窥、偷窥偷窥。」


粉毛的矮个子晃晃荡荡,小巧的手掌和在一起拍了一下,作出结论,看来是已经观察许久:「看来是个跟帝统同类型的人呢……嗯姆嗯姆。」


——教室内红发与灰发的人还在兀自认真地吵闹着:


「我果然不能信任你!!啊啊啊啊它又炸了!」


丹希伸出去的那一霎那火苗又突然暴涨,吓得他赶紧缩回手,狠狠瞪着站在一旁光看的罪魁祸首。


「哈哈哈哈顺便教同学们一些灭火术——嗯嗯?」


是的,再怎么样敏锐的赌徒也该发现了,那过度炽热的视线,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想隐藏。


「叽——我盯我盯,我盯我盯。」


「……你在做什么呢?饴村君。」


取代吐槽,有人说出了他的疑问。


「吵死了,臭老头,人家正在做重要的事呢……大家都穿得好奇怪喔,可以做为下一季服装的参考呢~嗯姆嗯姆——」名为饴村乱数的粉发男人理直气壮地闷声回应,但是回应到一半……「唔哇!?寂雷!?」突然感受到一丝不对劲。


这沉稳的低沉男音……是神宫寺寂雷!


「专注在一件事上的饴村君真是久违了呢,到这种地方也要投机取巧吗?」


他怎么也在这里!


「谁投机取巧了啊!寂雷臭老头……啊,难不成还在记恨上次的事……真受不了,老头真是小心眼。」


说到上次,还是两人一起被召唤到美人鱼世界里时,明明作为短暂的伙伴,却主动由自己兵刃相向的事情。


乱数明明理亏,却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意味,反而仰着头哼哼了几声,嗲声嗲气抱怨了起来。如果是初次认识他的人,或许会为此动容。


但很可惜,寂雷并不是那样。


「……虽然你特地放低了音量,还是听得一清二楚喔,饴村君。」


天城‧天生的赌徒‧燐音是也觉得差不多该插话了:「咱也听得很清楚呢,两位同学,现在是上课时间喔?去别的地方卿卿我我啊。」


「……唔哇!」「哎呀呀……」


卿卿我我什么的……寂雷站了出来,代替交流能力在某些方面不能算好的饴村乱数回应,免去了一顿争执:「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我们在这里的『设定』貌似是同事喔,这位天城……燐音君?」虽然也有点在意对方的用词就是了。


「连名字这种情报也掌握了吗?不愧是寂雷臭老头。」


寂雷决定装作没听到。


那边燐音则是敲了下手心,恍然大悟:「你说设定……喔喔!就是那个什么『神』说的盟友啊!」


盟友。没错,他们现在是站在同一条船上的关系了。会跟着在此观察也是这一回事,此时他们利益与共。


「是这样呢,如果可以,希望能够好好相处,不过……那边没问题吗?」寂雷点点头,说着说着果然还是很在意,指向四人身后那早已化作一片汪洋的火海。


照理来说,这是一等一的灾难,但红发男人貌似漫不经心,摆摆手就无谓地忽视了过去。


「那种事交给丹希去弄就好了吧~?」


「嘿——?这种任性劲,跟左马刻大人有87%像呢。」


乱数像是来了兴趣,凉凉地枕着下巴调侃。而那个被丢了烂摊子的可怜人,则大喊着拒绝。


「喂——燐音!!混蛋!!不要让我一个人处理啊??」


「什么啊!我可是因为相信丹希才把这件事交给你的,这样不行啊!」


语尾上扬的话欠揍程度增加百分之二十,吐舌的话再加百分之三十,说这句话的人是天城燐音这点——

加到百分之一百,不,加到百分之三百都不够!


「臭燐音——」


「啊哈哈~是左马刻大人跟兔子警官的相处模式!好想把这一刻拍下来,拿给他们看哦~会说什么呢?还有那位赌徒先生~~」


乱数乐了。这完——完全全就是左马刻跟现队友入间铳兔的招牌戏码,不知道在这个世界进行录影会怎样?能画质无损地拿回去吗?


「呀——丹希你看,都让人看笑话了!」燐音正躲着丹希抓挠的手,眼角余光瞥见一旁的粉毛小孩在那自顾自的笑,连忙喊停。


「是谁的错啊!」


「……区区丹希竟然敢凶我,胆子也变大了嘛!」


乱数见状爽朗地笑了起来:「哈哈~两人感情好好呢!是不是需要先包礼金呢?」奇怪的是,本应灿烂的笑容却因为毫无恶意而让人觉得恶意满满……这是怎么回事?


燐音也不知是否感受到那恶意,以更加灿烂的笑容回了一句:「咱很欢迎的唷,小朋友看上去口袋也挺深的,带家属来也可以唷?」


——小、朋、友。


正中红心。


难得地,乱数完美无缺的可爱面具有了一丝裂缝。


「小、小朋友……嗯嗯嗯嗯嗯,我要忍耐我要忍耐~现在是非常时期。」深呼吸三口气,给自己重新加强了心理建设,饴村乱数重新笑咪咪开口:「嘿嘿~那可当然☆乱数酱可是超——厉害的设计师哟!加上孩子也没问题☆」


「欸?已经有孩子了吗?燐音的新朋友跟燐音一样以为男人会生孩子吗??」


日本的教育没问题吗?不,自己好像没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是啊,人家也算是从男人肚子里出来的吧?」


乱数吹吹口哨眼神飘移。


「饴村君,男人生孩子这种事不符合现在的医学技术。」


寂雷再次叹了口气吐槽。


「臭老头……哈哈!寂雷还真体贴呢,总是在不必要的地方认真起来☆」


呼……好险好险,差点又破功了呢,寂雷这不识相的臭老头。


「咱那边也不是不能生啊?丹希就是不相信!!」


「咿——!就算可以我也不会生的!」


「竟然是可以的吗?令人深感兴趣,请您务必与我仔细说说。」


秉持着追根究柢的学术精神,职业医生又适时地拿出笔记想要认真探究男人生孩子这等奇葩的异世界见闻录。


「抱歉这是家族秘辛啥的唷~」


但很可惜被拒绝了。


「既然如此……我会奉上足够与秘辛交换的情报,请务必……」


「哼哼,咱现在只想知道小哥哥的名字呢~那种事之后再提也行。」


「我吗?敝姓神宫寺,神宫寺寂雷……」


——没办法听到秘辛了吗?寂雷失落地垂下了呆毛,还想说些什么,被耐心快用尽的乱数僵笑着打断:「哈哈~不说那个了啦。」


换言之,就是实施转移话题大法。


「既然是朋友,能拜托你们一件事吗~?」


这是乱数最拿手的戏码;微微倾身,低眉抬眼,露出闪亮亮水汪汪的大眼睛,配上单手支撑下巴的撒娇姿势,没有一个大姐姐能够抗拒。


然而,很不刚好,天城燐音不是大姐姐,并且赌徒天生的猛兽直觉让他察觉到有、猫、腻。


「饴村君,没人教过你不可以打断……」


「嘛,小朋友先说说是什么事吧?」


他想,这粉毛的小个子绝对不是他可以掉以轻心的人,毋宁说,得小心行事才对。


「小、小朋……哈呼、冷静冷静。嗯嗯!人家想问问看你们~能不能把人家带回去原本的世界啦~」


「咱也很想带小朋友回去呢……那个神没有跟你们说过通关条件吗?」


「不、我们跟他们很明显不是同个世界的吧?」


「『神』什么都没说哟~跟上次一样任性妄为呢★同个世界是什么意思?世界还有两个的吗?」


乱数歪了歪头,忽视灰发男人的吐槽,维持天真无邪的笑颜开朗提问,内心里却冒出「该死,他妈的臭神为啥差别待遇,就因为我不是人吗?」这样的想法。


无疑的,他的气压越来越低,某种越来越无法忍受的猜测在心中成形。


连到了这种地方……人造人也被特殊对待吗?


正因如此,接下来神宫寺寂雷惯常的吐槽听起来才格外刺耳。


「饴村君,根据可靠数据可指出,世界存在复数以上平行世界的机率为……」


「……啊啊啊吵死了!寂雷臭老头给我闭嘴!——啊,人家在听新朋友说话哟,所以安静点,好吗♥?」


啪地一声轰轰打断,日常的互杠变得再也无法忍受。低沉的怒吼听起来颇有魄力,但即使如此,也会有人完全没感受到那威慑力。


天城燐音就是一例。


「燐音你的新朋友似乎有点、呃、怎么说呢……」丹希左看看右看看,顿了一下,是想缓和一下气氛的,但以他的个性,大概只会说出「很有趣」、「很活泼」这种哄小孩的词。而他的队友则完全没感应到他的想法,笑咪咪接过话:「这不是很可爱吗~」


他享受了一下话语中心对象阴沉的表情,才慢慢说出接下来的话:「咱跟丹希可能是新手的原因,神跟我们说了过关的方式——」


说了啊?虽然很不爽,乱数还是笑逐颜开,因为只要有一点能回去的迹象,甚至是进而让他能够报复,他都会紧抓不放:「啊哈哈!是什么是什么?」


「哼哼,因为这条件确保了我们一定会是盟友,所以咱说了也无妨,就是『考试然后咻砰啪地过关!』——丹希你是什么表情啊真是的,咱可是努力原音重现了。」


「那完全不必要好吗?」


「咱想弄点气氛嘛,小朋友努力忍耐的表情太有趣了~」


「真是啰哩啰嗦的臭老头……」乱数叹了一口气,超小声地腹诽。下一秒完美无缺的笑容又再展露:「啊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唔姆唔姆,得这样才行啊~」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啧,真麻烦。考试什么的,从来没做过啊。


「也就是说,作为教授的我们,得让学生过关吗?还是教授之间也有所谓的考核呢?」


寂雷不愧是寂雷,在旁人不会关注的地方就是特别认真,不过也多亏了他的提问,几人才没忽略重要的资讯。


是的,如果说是考试通关,那设定是教授的他们又该怎么办?


「嗯……让学生通过也是一种考核?毕竟我们也不晓得『学生』有谁。」


「哈哈~所以首先得找到『学生们』是吗?」


「要毫无目标地寻找啊……」寂雷沉吟了一下,双眼四处搜索,巡视了一下教室周遭;这么多的学生,谁是他们的目标?


燐音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欢快地举手。 「先说,咱的那个学生名单啊~因为上面没咱认识的人,所以就拿去当占卜材料烧了喔~」


「。」乱数的表情有一瞬间冰冷,但他很快又重新展颜……才怪。 「啊~哈哈~不瞒你说,人家刚刚啊~也把自己那份名单啊~拿去包药草了说★」


……现场气氛几乎冻结。


这算是反将一军吗?


能以这么天真无邪的方式说出这种邪恶的话,应该也只有乱数能做到。


「包药……草?饴村君,这是真的吗……」


「啊、哈、哈——」


超爽朗的笑声。


气氛顿时奇怪了起来。


众人左看看右看看,你看我我看你,互相僵持着不说话。


这之中,丹希以眼神询问天城燐音:「燐音你的名单不是在我那吗?」


「嘛,就开个玩笑啦,烧是烧过但咱很快就把它恢复一新了~」


得到这样的回应该说是意料之内吗?惹小家伙生气真的怪好玩的。不管如何,逗人就逗到这里为止:

「开——玩笑的啦,毕竟是魔法世界嘛,烧过一次也能回复的——不如先看看你们的名单如何?」


乱数还是那副万年不变的笑脸面具:「啊、哈、哈——☆」


那个有棱有角的星星好像可以杀人。是错觉吗?绝对是错觉吧。


「来看吧。」寂雷面无表情:「赶快来看吧。」


丹希小声嘟哝:「那个表情是……生气了吗?」


「……首先把名字很像日本人的挑出来吧?毕竟,这里似乎是个西方世界。」


「咱同意~」


分别看了看三人,免不了又提到了关键字:「那么,名单……」


「从你们那边开始。」


笑容太灿烂了,正因为太过灿烂显得很可怕!


燐音大笑。这种变脸方式跟小琥珀有得比。 「小朋友难道不相信咱吗?咱刚刚可是因为两位才会发生火灾的~」


「呵呵~会发生火灾应该是因为某人的不谨慎吧~」


反唇相讥?亦或是和谐交流?不管如何,气氛实在太怪了。


「……从我这边开始吧。」寂雷只能摇摇头,从自己这里开始,反正不管其他人的名单到底存活与否,自己的名单总是在的;他于是打开设定中的公事包,从里头摊出折叠整齐的白纸,开始念了起来:「Aaliyah、Bobby、Floyd、HiMERU……」


「欸??merumeru?」


听到熟悉的名字,燐音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丹希,对方也似乎想到他所想到的——


「呜啊!难道CB的大家都——」


「嗯?几位认识吗?这可真是巧了,第一位『学生』一下就出现了。」


「哈哈,那个HiMERU居然是学生……嗯嗯,丹希,咱有预感小琥珀可能也在喔。」


「一定是因为燐音造孽太多才会让我们被牵连,呜呜。」


寂雷笑了,总算有一件称心的事情。 「能遇到熟人真是太好了呢,听起来你们的关系不一般。」


「那可是咱值得信赖的好队友!」


「是跟我同为燐音受害人的可怜虫……不用理我们,您还是继续往下读吧!」


「嗯嗯!请快点继续☆」


「……那么,接下来的是,Harry、Ichiro、Kay……嗯?一郎?这不是一郎吗?」


一听及此,气氛一直很危险的角落立马爆出小星星跟五彩光芒,只见小个子男孩跳了起来,旋转着脚尖欢快叫道:「一郎!是一郎吗!一郎郎~~」


寂雷也很惊讶,扶了扶眼镜,露出一脸兴味盎然。 「一郎君竟然出现在这里……这可真是奇妙的缘分啊,令人深感兴趣。」


「好~开心~~人家想要赶快去找一郎郎~~」


「哈哈,看来你们也遇到不错的人呐~是聪明的孩子吧?」


「燐音你不要这么失礼啊!」


寂雷还是保持着一惯的温雅,笑着点了点头:「一郎君人很不错,也很机警,应该能帮我们不少呢。」


说到一郎,那是不管寂雷还是乱数都有着高评价的。


「欸、嘿嘿~是哟是哟,跟帝统在的时候不一样,运气好好呢★」乱数现在真心觉得是所谓带衰效应,以后是不是该离帝统远一点?明明都是赌徒,怎么人家就是常胜军?


想到这里,他对天城燐音的好感度多少增加了一点。


「回去一定要跟幻太郎说~人家我啊,遇到了一郎呢——啊啊~如果也能遇到左马刻大人就好了~」


枕着臂,一股悠然感传出。好像很久没这么从容了?自从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开始……寂雷微笑看着那样的乱数,笑容中也藏了一丝微不可察的温柔。 「说不定等下就会出现了呢。」


——唱名继续进行。


「Kay、Kuko……哦!?」


乱:「。」


某处空气再次遭到凝冻。


寂雷浑然不察,睁着眼困惑道:「Kuko……空却?这名字不是一郎君的……」


「男朋友?前情人?」燐音接下话桩。


乱数跳出来抢答,举着手像是这个问题到此为止:「嗨嗨,是单恋对象哟,好了下一个——」


「饴村君……」


寂雷再次忍不住叹气,但还是依言继续唱名:「下一个。Lamp 、Momo、Peter、Sana——」


结果日文名貌似意外地多,但看周遭三人的反应,应该是都素未相识。


直到念到一个叫做「Tatsumi」的人,天城燐音他们才有所反应。


「嗯嗯?停一下停一下。」


「好熟悉的名字……」


「啊!merumeru的前男友!咱家弟弟的前辈风早!」


「风早君,他是什么样的人呢?」


「嗯……看起来不怎么好吃、不是、是可靠的人吧?」


要说好不好吃,他的队友才是……丹希摇摇头,甩掉了那个不太妙的想法。


「这要去问HiMERU才行啊,弟弟君也只说过前辈很厉害懂很多之类的、那样无聊的恭维。」


「等等,好吃?这真是个奇特的形容词呢,可以的话,能告诉我你对事物好吃与否的标准吗?」寂雷顿了一下,拿出笔记,倒是再次在奇怪的地方执着。


乱数皮笑肉不笑,摩擦的拳头生出硝烟:「寂、雷……」


丹希打哈哈道:「我、我们还是看看有没有别人吧?」


「哎呀,真是可惜了……」


一脸遗憾放下笔记,神宫寺寂雷接续着道:「嗯,然后是……」


继续念了十多个名字,但都不再有熟悉的名字出现。


既然如此,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接下来,就分头去找人吧,尽可能快些找到所有『学生』。」


「结果没有左马刻大人呢,真是可惜——」乱数嘟起嘴,枕着臂不满地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呢。」


寂雷苦笑,同样很想再与旧识相见。


「找到后记得要互相联络喔~齐心协力就能度过关卡——哈哈、第一次演这种戏码,咱都要笑破肚皮了。」


「哈哈哈~那么就麻烦两位哥哥了,寂雷,我们快走吧。」乱数笑咪咪回应,用力拉过男人的高个。该怎么说,他不想再在这里多待一秒了。


「嗯?嗯……」寂雷虽然困惑,仍默不作声地任由自己被乱数拉走。


「我们也快去找——不对我们还有课!燐音你的课!」


丹希也想要跟上步伐启程,但最后一秒他发现——不对呀!学生们都还呆呆地在教室等老师回来吧! ?


「别管那个了~反正也应该要到下课时间了,走吧走吧!」


「「老——师————」」





〈求助〉某教授又炸了教室,该怎么在这堂课活下去?


【楼主】:如题,而且教授上课上到一半就跑出去,留下助教风中凌乱。听说这堂课很凉才选的,后来才知道教授的课很烫(物理),有上过的学长姊知道翘课会怎样吗?我还想活过今年呜呜


#1L


笑死很烫


#2L


物理烫手


#3L


过来人说一句,别退,撑下去学分就是你的

(反正被伤害的是学生会长((


#4L


也就是说不经意一番热焦心,焉得学分扑鼻香吗


#5L


楼上大文豪!有无兴趣接魔法史论文代写


#6L


作弊仔滚粗!!


#7L


作弊仔滚粗!!

话说学生会长是谁??我们那届老师没有请助教欸!!好羡慕QQ


#8L


听说好像是个外国人……灰头发,长得挺漂亮的。


#9L


大——美——人——


#10L


大大大美人——


#11L


所以我说那个图呢!!


#12L


是指小助教的图吗?这样不好吧偷拍


#13L


呜呜,说的也是

我放本人同意的照片!(丹希比耶.jpg)


#14L


啊啊啊好可爱!!!!甜甜的!!


#15L


啊啊啊啊啊啊啊大美人!!等等他跟教授合照吗?旁边那个红毛!(我火眼金睛


#16L


对对对那个火龙果(不是

呜呜喜欢一些小情侣QQ教授还搭着人家的肩膀(指指点点


#17L


火龙果!!!!!

可以喜欢一些火龙果(


#18L


楼上歪楼了!!重点是小情侣吧!!


#19L


楼主要哭了,重点不是怎么逃过这堂课吗??


#20L


帮楼主哭哭,乖乖被烧吧


#21L


原来重点是这个啊……反正练一下防火术吧然后做好心理准备

别想学到占卜的任何相关知识


#22L


还、还是有的啦

比如火占卜之后要用什么术法才能灭火,还有、呃、灰烬可以看运势!


#23L


为什么都是火占卜??跟这过不去了是吧??


#24L


我还以为是可以学占卜恋爱运势呢我看教授上课都在跟助教打情骂俏


#25L


真的是很夸张(指指点点


#26L


不过最夸张的还是今天火灾了后就走出去跟药草学教授聊天吧……


#27L


对对对,还有魔药学教授


#28L


笑死,是同学,我坐在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

就是双情侣约会(造谣


#29L


??展开说说

我就觉得那两个老师关系不一般!!


#30L


来对个暗号粉灰是吧


#31L


!!是灰粉!!


#32L


灰粉灰粉!


#33L


灰粉犯罪了吧??


#34L


不管哪个都是犯罪吧??


#35L


醒醒,教授年纪比你大不知道多少


#36L


总之28楼先把说了什么说来听听吧


#37L


说来听听说来听听想听小情侣双对约会甜蜜语录


#38L


呼叫28!!


#39L


可恶,为了看小助教美貌选了前排位的我QQ


#40L楼主


说来听听,上课上到一半去约会是什么操作?


#41L


楼主怎么回事哈哈哈哈哈


#42L


我是28!!总之好像是粉毛教授听到爆炸所以跑来看怎么回事

灰毛教授不知道为什么也跟着来,然后火龙果跑去问他们要干嘛,两个聊起来了


#43L


听到爆炸跑来看?不我记得在那之前粉毛矮子就来了

而且在此之前完全没听说他们有认识


#44L


很诡异啊我以为雷文克劳学院不会喜欢跟史莱哲林的混在一起


#45L


等等燐音教授的代称已经完全变成火龙果了吗


#46L


火龙果很棒!然后呢然后呢


#47L


等等,没人注意43楼吗?教授没事跑来观摩,不觉得有点可怕吗?


#48L


因为我那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吧我觉得他们完全不像相熟的样子还有点谍对谍来着


#49L


+1……不说这事粉毛平常的笑容就让我有点毛来着


#50L


……楼上说这个没问题吗?不怕被查水表?


#51L


单纯针对火龙果

我就说史莱哲林怎么可能和和气气跟人聊天


#52L


不是,被同辈叫小朋友谁会高兴啊?


#53L


噗哈哈……等同辈?我记得饴村教授还稍大天城教授一点的


#54L


51楼绝对又是想战院对吧你的伎俩我看得一清二楚


#55L


可是饴村教授看起来比我还小! !


#56L


51狮院的吧,别理他了


#57L


饴村教授看起来只有四岁! !


#58L


楼上让我突然胃绞痛……拜托你说他只是童颜吧


#59L


没错绝对不是只有实质的四岁哦


#60L


? ?你们在说什么我不懂了


#61L  


我也不太懂就是莫名心有点慌

好了话题拉回来所以两情侣到底说了什么呢?


#62L


反正就是饴村教授擅长的那套传统艺能了


#63L


可爱地歪歪头灵动的眼神超刻意高起的声调——


#64L


眨巴眨巴的大眼睛——


#65L  


哥哥——


#66L


呐呐哥哥——既然是朋友,人家想要拜托你~


#67L


……楼上我赌你们药草学会被死当


#68L


笑死,粉到深处自然黑


#69L


就跟教授本人一样——

噗哈哈哈哈不过天城教授应该最不喜欢这种的了吧

这也间接证实了他们不熟在此之前完——全不熟


#70L


那他们还说了啥啊?难不成天城教授终于要被解聘了吗?然后饴村教授来教占卜学?

我看难


#71L


饴村教授教占卜?我怎么感觉有点怕怕的(涉涉发抖


#72L


啊妹胫骨!!


#73L


楼上跟楼上上错棚了!!不过我也……阿妹胫骨~~~~


#74L


我自己正楼,笑死

他们貌似在找某个学生?教授之后好像用了悄声咒,我就听不太清楚了


#75L


对对!一开始还能正常偷听后来就不行了!不知道是不是被饴村教授或哪个教授挡住了……


#76L


我觉得是寂雷教授吧聊的时候他时不时会瞥我们一眼瞥得我浑身寒颤


#77L


……楼上饴村教授不看人也会让人浑身哆嗦


#78L


同意意意意明明总是笑咪咪的啊为何我如履薄冰


#79L


我觉得除了可爱丹希其他三个都好可怕


#80L


说到丹希,我听到天城教授说等丹希毕业就结婚欸。

饴村教授还说要去参加婚礼。


#81L


是是是,不只参加,还要包礼金,但重点不是男人可以生孩子这件事吗?


#82L


对对对!生孩子!


#83L


生~孩~子~~


#84L


想看丹希助教生!


#85L


也想看燐音教授生!


#86L


好了预感等下又要吵攻受都生!就完全不会有问题


#87L


好欸!都生!粉灰粉也都生!!


#88L


笑死我记得寂雷教授还缠着天城教授问怎么生孩子——虽然知道是教授的求知欲作祟还是很好联想啊嘻嘻嘻嘻嘻


#89L


他想让!谁!生孩子!!!


#90L


他搞不好是自己想生www毕竟是寂雷教授ww


#91L


粉灰同好!!好耶!!


#92L


结果还是开始吵攻受??


#93L


霍格华兹的腐同好原来这么多啊……(烟


#94L


毕竟生活娱乐不多((

教授又好看,不吃是不可能的


#95L楼主


重点是好看对吧好了不说了反正你们也没有认真要解答

我要关楼去隔壁的现影术帖吃瓜了


#96L


喔不楼主别走——喔不——


#97L


喔不——等等现影术?那不就是左马……好欸我也去!


#98L


我也去!


#99L


耶!


#100L楼主


耶!



是誰啊說不搞了還是一直在搞,哦是我啊那沒事了🤭

我好想把現有的文趕快發完然後跑路但老福特一直屏我啊啊啊啊啊

欲 (簓左馬)


*很雷很雷的pwp 超級超級ooc 從玩具開頭但沒有玩具




pri♂️vat♂️ter.♂️net♂️/p/♂️892♂️9395




关于新曲CROSS A LINE

新曲CROSS A LINE

一点点cp联想+口嗨





想必也有不少人发现了,

这次六队长的顺序不同于以往,

是一→空→马→簓→乱→寂

也就是曾经的NB&MCD&空寂posse,

这是官方第一次使用这种顺序,

打破了池横、涩新、阪名的模式。


仔细一看歌词,就能发现几人对曾经时光的各自怀念。


空:「思绪恍惚迷离 纯粹的Naughty不復存在的那天 徒留还未实行的计画 交会又背离的道路 如同阿弥陀籤」


Naughty不用说就是指我们的Naughty Busters吧?

我们顽皮、淘气的两个男孩。

这是空却第一次在歌裡明指一郎,

细品歌词透着淡淡的哀伤,

曾经的纯粹不復存在了,可一同碰拳时想要称霸的天下跟打下的江山还在眼前无限延展着。

那是他们说好的、举杯畅饮耳根一热时发下的宏愿。

或许痴傻、或许天真可竭尽全力。


阿弥陀籤,又称鬼脚图,是日本常见的抽籤游戏,

当要决定一件事如何分配时,就会画这种鬼脚图。

这是否代表空却思考着他们未来的可能性与不定性呢……



接下来是左马刻的部分:

「FM收音机 播放着怀念的旋律 正伤感呢 被抓到破绽了啊 不看气氛的恐怖份子 连同那段Dialogue喧闹的记忆」

Dialogue也很容易就能联想到我们MCD的全名Mad Comic Dialogue,

不看气氛的恐怖份子是不是指的簓呢?

毕竟那个人总是像这样强硬地拉近距离、不管不顾地称兄道弟啊。


伤感,我们左马刻大人也是会伤感的啊,

也是会听到一些熟悉的乐曲、看到一些熟悉的景色进而怀想起故人,

他并没有那么坚强、

并不总是盔甲刚硬,

他也会露出一点小小的破绽。

怀想着曾经的喧闹、曾经的无忧无虑,

是不是很感慨呢?



而SSR:「回想起来不禁自笑 并无好坏之分 只想愉快地拍手贺成」

对看似冷酷、一往无前的飒飒拉来说,

曾经的迷途并不能简单用好坏来概括,

总而言之是回想起来总会不由自主开怀大笑、拍手贺喜的一段青春年少时光吧?

他,是喜欢着那段过去的啊。



接下来,乱数:

「空中的静寂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略感为难 好奢侈!从雨天的阴鬱到无忧无虑 用这双已经穿适应的鞋子change」

第一句就直指空寂了。

也道出乱数对那段时光的想法:为难、奢侈,因为已经不是可以轻易拾起的日常了。

可事过境迁、心境从阴转晴,

踩在脚上、已经适应了型号的鞋子,

自此以后将用它去改变一切。

伴着如今身边新的同伴。



最后寂雷:

「落灰的手提箱 曾经存在过许多 如今皆成空白 如果再次碰面 要说些什么?我会改变这未来的关係图」

毫无疑问就是在对乱数乃至于四个人的TDD说:我会改变。

这次、不会再让任何人破坏——

握在手裡的未来将是自己能去掌握、能去划度的。


他们復婚了😭😭






总之……

他们的歌词都在各自怀念着曾经的队友。

平淡中有忧伤,却透着美好!

像在昂首嘻笑面向如今能夠改变的未来一样。


零叔这次……杀疯了吧

汪汪汪我永远是大阪的狗😭


缘真的太好听了姊妹们快去听!!

飒飒拉 我命运般的漫才师😭

A爆了……


好期待完整版!!


我坑的各種冷企&冷遊

大概發完現有的文就會退

嗑不動了 簓馬簓


反正圈子也冷……

現有的創作多也是解釋違

看了就生理不適

遠之 尊包友吧



雖然但是我每次說要退也沒真正退啊()